第四章 木鸡
 
2017-12-12 18:18:37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出了车厢,明显感觉抚顺的天气比北京低好几度。已近正午,却也不是那么炎热。
 
  还没走出抚顺北站,就看见外面出站口一个比较高大壮硕的汉子不时地挥动一下他高举的蓝色凉帽。老许和我预定的接头暗号,我冲他摆了一下手,视线相撞,眼睛提前握了一下手。
 
  老许便装,没开警车,说怕招摇。也是,现在一不小心就容易被曝光,因为一点小事再把官皮扒了,不划算。我把褪了色的但还能看出原来底色是绿色的双肩背往他八二年的桑塔纳后座上一扔,坐到副驾驶上问他:“你打算先带我去哪儿?”
 
  老许一咧嘴,我以为又要先“嘎”一下,但没有,“来接你,当然你说了算,但那啥,秦队在前面等着呢。”虽然是征求的意思,但方向盘在他手里,他要说先接上秦队,我当然不好反对,何不顺水推舟,便和他说:“接上秦队,再去施家沟殡仪馆吧。”
 
  车开出不久,就能看见高尔山上的辽塔了,据说原来是东西各一个,东塔不是何年何月就就倒塌了,片瓦无存,现在仅存西塔了,虽然也千疮百孔,但愣是颤颤巍巍地直矗千年没倒,原来塔名叫什么,到现在也没考证出来,未曾见到有任何典籍记载,后来就根据出土文物,通俗地叫辽塔。我小时候经常从后山爬上去,荒凉得很,后来修成公园,一收门票就有些气象了,免费的东西就是不行。
 
  “现在上头还有和尚吗?”我指了指远方的辽塔。
 
  老许瞄了一眼,不是很肯定地说:“上头有和尚吗?我还真不知道。”看来他没听清楚我问话里的“还”字,我判断他真不知道。
 
  “哪天上去一趟,好几年没上去过了。”我想起我最后一次爬高尔山,还是陪我老舅去的,他去找一个和尚,但我没见过那个和尚,我老舅自己进了僧房,我在山顶上听了很长时间的松涛。
 
  我正想着,车突然停了,从后门钻进一个半大老头,个头不高,有点威严。我扭回头一望,正看见他也看着我。“秦正山,萨尔浒派出所的,茶本吧?”介绍简洁明快,是我喜欢的风格,同时从座椅空隙伸过手来。“您好!秦队!我是!”轻握了一下他的手,同时送上礼貌地一笑。
 
  “姓茶?很罕见的姓呢。”秦队找到一个开场白,打破行车的沉闷。“不是,这名是……匪号,江湖匪号。”他俩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姓赵。秦队都知道了吧?不然怎么找到我了。”“碰巧而已,我和老许去你老舅家,江田村,找你老舅,没找到,听说去北京看病了,到村委会了解情况,碰巧找到以前你给你老舅寄茶叶的一个纸箱子,有你地址,碰巧。”我原来以为警察的口头语不是“您好”就是“他妈的”的呢,原来还有口头语是“碰巧”的。“就这么碰巧找到我了?”我也顺竿往上爬吧。真是碰巧?鬼才信。
 
  “你怎么知道是木鸡?”闲扯几句,秦队把话转入正题。
 
  “我突然想起的。我姥姥告诉我的,那个木鸡原来是我姥姥的。”我刚说完,车猛地顿了一下,我往前一栽,差点撞挡风玻璃上。
 
  “木鸡是你姥姥的!”秦队感到很惊讶。是啊,连这破桑塔纳听见都惊讶地停了一下,何况人了。
 
  “给三奶奶下葬的时候,我姥姥也在场。钉棺材盖子的时候,我姥姥把她抱着的木鸡给塞三奶奶棺材里了,说这四周都是死鬼子,省得她害怕。木鸡据说实际是尧舜时期的上古所传,原来叫重明鸟,看着傻了吧唧呆头呆脑的,都是假装的,能壮胆辟邪,我姥姥她爸特意给我姥姥做的。我姥姥那年……十岁?十一?差不多吧。1933年。平顶山惨案过去一年。”一说起平顶山惨案,只要是抚顺人,除了傻子,基本都知道。
 
  “这都……八十多年了啊!”秦队心算不错,今年2016年,减去1933,八十三年了,我都未必能算这么快。
 
  “看来有些老东西还没失传啊,还有人知道化瘀笔散瘀墨六十年阴女孤绝坟啊!”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真相到底是什么,但这些名词就足够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到了,以后再说。”我拦着秦队的跃跃欲问,一指车外。已经到了施家沟殡仪馆。
 
  老许大步流星地在前边领着路,直奔骨灰寄存处,左拐右折,毫不迟疑,轻车熟路,我纳闷地问老许:“你来过了?”老许一打愣,好像醒悟过来,尴尬地一笑,“平民区都在这边。”“幸亏有你,谢啦!”我无意中扫了一眼秦正山,正巧看到他瞪视着老许。我的心头掠过一丝疑惑。
 
  我和我老舅相差四五岁而已,虽是甥舅,却更是发小、好友,他因糖尿病并发症不幸故去,我非常难过,他自己却说是谶语成真,我也不知他应了什么谶语。老舅要是还活着,离婚也近三十年了,并无儿女,老舅又把老舅妈送回长白山,从哪里娶来的,又给送回哪里,后来是否还有联系,具体情形我也不知,但再也没听到我老舅提起过,但再也没再婚。我觉得现在能来祭奠他的只有我了。
 
  我独自在灵堂呆了许久,小心翼翼地在骨灰盒下面贴了一张纸条,至于谁能看到,我也不知道。
 
  出了殡仪馆,我带着泪痕,秦队善解人意地递过一张湿纸巾。我擦拭了两下,说:“走吧,去老舅家里看看。空屋子,现在没人住了。”
 
  车从国道下来,绕过“江田村”村碑,就拐进了乡间马路,年久失修,很不好走,农村的路路通工程怎么形容好呢,也就那么回事吧。好在村子离马路不远,几分钟就进村了。路过第二家,我指着第三家让秦队看,“老田家。”秦队伸出脖子瞅了一眼,农村的房子他是非常熟悉的,眼神显示分明没看出有什么特别。“谢三奶奶,马兰子,姓田,叫田马兰。”
 
  “看来你真的知道不少啊。”秦队仿佛舒了一口气,心里可能在说:找你还真找对了。
 
  “当然知道。四十年前,他家还摆过‘九鬼还魂阵’,我那年四岁,”我反手指了自己一下:“九鬼之一!”我故作轻松地一笑。没等我笑完,“嘭”地一声,桑塔纳左前轮猛地冲进路边的排水沟里。
相关热词搜索:木鸡 第四章 上一篇:第三章 守陵人
下一篇:第五章 九鬼还魂阵
评论排行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