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守陵人
 
2017-12-05 13:47:08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我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打完就后悔了,我觉得我完全是自己过度反应,估计对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守陵人。
 
  下班回到家,对着还没包装邮寄的茶叶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找个大垃圾袋,把拆封的以及还没拆封的,一股脑地丢进垃圾袋里,放到门口。
 
  我从不相信有鬼存在,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按正常思维能解释清楚的。昨晚晚饭后,困意袭来,一气从晚上八点睡到十一点,不是因为又梦见了老舅,可能就一觉睡到天亮了。模模糊糊听见老舅说:“茶叶不用邮了,我取走了。”
 
  忽地坐起,是一个梦,打开客厅的灯,没发现什么异常,分六包包装的三斤茶叶,还在饭桌子上。我拎起一袋,抖了抖,还是沉甸甸的,半斤装,茶叶还在啊,刚才明明听见老舅说他自己取走了?搞什么搞?我自嘲地笑了一下,怎么突然相信梦了。
 
  就在把茶叶放回到桌子上的一瞬间,我突然像被烫了一下似的,差点跳起来,不对!怎么没有香味了?吃晚饭的时候,就放在我饭碗旁边,中间我还凑近闻了闻,美滋滋了一下呢。
 
  包装并没有损害。再说了,就算敞着口,也不能一点香味也没有啊,哪能散发得那么干净?拎起了一袋,闻了闻,无任何气味;再拎起一袋,还是没味儿……我嗤啦一下撕开了一袋封口,倒出一把在手心,把鼻子凑近去闻。难道我的鼻子失灵了,怎么没有香气,反而感觉像有潮气?
 
  香气没了,真的已经取走了,我坐在椅子上百思不得解。真有这能耐,何必让我买,还要花钱,你自己去茶叶店随便去取好不好,一定没人会发现,警报器也不会响,为什么还要我花钱买回来你再取走,咱俩可是实在亲戚啊!老舅,你可太不够意思了!我心说。
 
  但我理解,不管鬼也好,神仙也好,他们自己还真不能随便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供品的东西,他们也是绝对动不了的,否则谁还上供啊?不过,谁也没看见,可能都是瞎说。
 
  事情过去好几天,天也越来越热,说好的大暴雨也不知下到什么地方去了,密云不雨,走在街上都像走在蒸锅里。我在办公室里隔窗看着楼下打伞走过的人,心里想:她们是不是也像我一样都没穿内裤。
 
  翻看了一下日历,才晓得怪不得热,今天是二伏最后一天,明天是三伏第一天。“三伏,”我暗自念叨一声,“明天是我老舅生日啊!”我老舅叫王三伏,姓王,三伏第一天生的,就直接起了这么一个大名,别看通俗,倒是十分好记,每年别人的生日记不住,偶尔就错过了,但我老舅的基本不会忘,天气一热,一看名字就想起来了。我是不是该回去看看啊?转眼都一周年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是老许的手机号。许警官有新发现了?我接通后,也没客气,直接问他:“有什么新发现了?”
 
  “嘎——没,没有,那啥……问你一下,能回来一趟不?”以前没注意他的笑声还很有特点,他说话有点磕巴,好像在想词,态度倒是很好,我心里也发笑:真是命好,刚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我刚核计是否回老家一趟,就有人邀请。
 
  “能报销车票不?”回不回再说,先争取点眼前利益。
 
  “没问题,按照你出差标准实报实销。”难得老许这么痛快。不过,我工作二十年了,从没出过差,我的工作不需要出差。
 
  “为什么想让我回去?”我可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看见点甜头就往里面钻。
 
  “我也不知道,是我们秦所的意思,我所的秦所长。”原来他是传达他领导的意思,我说他也不会想我呀!
 
  “你不会一点也不知道吧?你们所长一点口风也没给你漏?”我想一定是有什么新情况了。
 
  “嘎——”他的正常笑声分明是怪笑,“我说看你能猜到不?”
 
  “你说吧,怎么回事?”
 
  “上次给你打完电话,我们又分析研究了,就纳闷了,那个深山老林,十年八年都不见得有人走过,怎么那么巧,头一夜雷雨大风,第二天就正碰巧有人从那走,正好看见那个被挖开的孤坟,尤俊达不报案,我们——”
 
  “什么尤俊达?”我打断他,听评书听多了吧,等会程咬金还出来了呢。
 
  “那个发现孤坟被挖开报案的人啊,叫尤俊达,怎么的了?”他以为我没听清楚。
 
  “没事,你接着说吧。”
 
  “我们都不知道那块地有个孤坟,谁知道什么时候被挖开的,他怎么知道是新被挖开的,结果一问他,你说怎么样——”他停了一下,卖个关子,想吊一下我的胃口。
 
  “怎么样呢?”我乐于成全他,满足一下别人的小小愿望,也是美德。有机会见面也好说话。
 
  “嘎!”我很讨厌的笑声又来了,他接着说:“尤俊达说他天天会去那儿。”
 
  “干啥?”我也惊奇了,“三奶奶是他老相好怎么的?天天去怀念啊?”
 
  “就是啊!问他几回,他也没说,凭这个也不能拘留他吧。昨天咱们秦所说,反正也没丢什么,也没别人报案,老许你辛苦一趟,重新给埋上就得了。我也没敢说不行,出来才越想越冤得慌,就想起尤俊达了,不如让他去埋去。”
 
  “他不去?他不敢吧?”我知道这些乡镇派出所的都像土皇上一样,叫个老百姓,干点活儿,没人有胆量说不行的。
 
  “他去不了了,被打死了!被一个东西砸死了!”这回停顿再开篇倒是没有“嘎”一声,我反而有点不适应。
 
  其实,此时我也没太注意,我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秦队、许警官、尤俊达,这三个姓氏凑在一起,太巧了吧?百家姓里正有一句“朱秦尤许”,据我所知,萨尔浒四方恰好有四个俗称的守陵村,村里的人被称为守陵人,其中一个叫“朱姜寨”,村子里住的人姓氏正好是百家姓里从“朱”开始到“姜”结束。难道他们……
 
  “什么东西?”说了半天,我知道说到重点了,我问问他和我所想的东西是否一致。
 
  “嘎——”要命!又来了!“这就是我让你猜的!”老许有点小得意。
 
  “坟里的?”
 
  “继续!”
 
  “木头的?”
 
  “嘎——再继续,看来你猜到了。”
 
  “重明鸟!”我不屑再试探了。
 
  “什么重明鸟?”
 
  “木鸡!就是木头鸡!呆若木鸡!你个木鸡!”
相关热词搜索:三、守陵人 鲈鱼脍 上一篇:第二章 青草驴子队
下一篇:第四章 木鸡
评论排行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