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化瘀笔
 
2017-11-25 22:06:26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手机响的时候,我蜷缩在椅子上,正在迷糊中。昨晚算是受了点惊吓,发苶,过了午夜才睡,我习惯早起早睡,躺下就鼾声如雷,昨晚不但熬了夜,还略有些失眠。所以,手机一响,扫了一眼,一看是陌生号,探出手去摸索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果断挂掉,想继续打瞌睡。
 
  手机又响,眯缝眼睛看了一下,还是那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号,不像是骚扰电话。我歪了一下头,借着反光,当看清来电显示地址是抚顺市,我腾地坐直了身子!我想,如果此时我照一下镜子,一定是惊恐已极的表情。
 
  一个办公室的几个同事都吓了一跳,背对背位置坐着的大嗓门张哥“嘎”地一声笑了,“做噩梦了?”我尴尬地也是下意识地抹了一下嘴,好像没流口水,随即抓起手机,喊了一声“谁”之后,才发现还没有按接听键。
 
  捂着手机做贼似的溜出办公室,快步来到厕所旁的楼道间。另一办公室的家伙正从厕所出来,看我急匆匆的吓一跳,以为我憋不住了,赶紧闪在一旁,我却在他眼前突然拐弯跑进了楼道间。手机里早已大声嚷嚷不耐烦地问我好几遍了:“你是茶本不?是不!喂——”
 
  “谁啊?”我长吁了一口气,听声音不是熟人,我放心多了。我在抚顺没有熟人,都是亲戚。我姥姥家就住在抚顺,几家舅舅都住在高尔山后山坡的村子里。
 
  “是茶本不?”看来对方必须确认我的身份,我当然不知他的意图,只有先回答“是”,看看他什么反应。是诈骗也无所谓,不能我答应一声,就能把我收了吧?难道他是《西游记》里的精细鬼,拿的不是手机,是玉净瓶啊?
 
  他好像也长吁了一声,“王三伏是你舅舅吧?”我没征兆地“啊”地一声惊叫,听得出来把他吓一跳。
 
  他是谁啊,怎么突然问起我老舅了?恰好我前天晚上做梦,梦见了我老舅。老舅说,茶没了,再给他寄些。
 
  我每年都给我老舅寄些茶叶,顺便也捎给我姨家的表弟,他俩好茶,但独沽吴裕泰的茉莉花茶,越香越好。外行喝茶的都这样,只要香就行。其实越香的未必好,香说明茉莉花多,茶叶少。但他俩不管。前晚做梦,昨天下班时我就买了三斤,挑最香的,隔着纸包都能香出上百米。本来是要今天邮寄的……
 
  “怎么突然找我问我老舅?你是谁?”我感觉事情不大对劲。
 
  “我是萨尔浒派出所许警官,王三伏是你老舅不,他去哪儿了你知道不?”
 
  “他去哪儿了我倒是知道,你什么事儿找他呢?”
 
  “我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我一直在配合啊。”我心想,我老舅目前是最老实的了,他还能有什么事?
 
  “那我先感谢你配合!你是在北京吧,打扰你一会儿,了解一点事情。”
 
  我“嗯”了一声表示配合。其实我是先点了一下头的,意识到他看不到,只好发出点声音。
 
  “我们这里前晚发生一起盗墓案,经侦查,我们认为王三伏是最大嫌疑人。”
 
  “不可能!”我果断地否定掉他们的结论。
 
  “难道他在北京,前天晚上也在北京,有不在场证明?”
 
  “那倒没有,他不在北京,去年他就回抚顺了。”
 
  “那你怎么说不可能?”
 
  “我会配合,但我想知道一下,你们怎么怀疑他?”
 
  “因为现场有他的遗漏物品,上面有他的名字,才怀疑他,根据他才找到你的。”
 
  我隐隐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是很不对劲了,但我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我沉思了一下,问:“能否加个微信?把他的物品发个图片给我?如果可以的话。”
 
  他用他的手机加了我的微信,很快我就收到了他们在墓地现场捡到的我老舅的物品图片。我看到图片,如受雷殛,一下子怔住了。
 
  “认识吗?”他问我。
 
  “嗯。是我老舅的。”
 
  “这个毛笔——”
 
  “这是我老舅的化瘀笔。”我截断许警官的话。
 
  许警官“咦”了一下,语气好像是正好找对了人,顿了一下问我“你老舅现在在哪儿?”
 
  “我能多问一下吗?前天夜晚你那里是不是雷雨大风?”
 
  “你怎么知道?前晚一个雷一个闪的,哇哇大雨,和天气有什么关系?”
 
  “不是这样的天气,不会有这种笔的。”
 
  “为啥啊?”
 
  “墨呢?找到墨盒没?”我懒得回答他,只想问我想知道的。
 
  “墨?什么墨盒?没有,就这一个笔!”
 
  “把死人挪开,往她身下挖五尺!”
 
  “开什么玩笑你!是我问你!请你配合,告知你老舅的去处。”许警官明显不耐烦了。
 
  “既然你不听,那……好吧,但我告诉你,绝不是我老舅干的。”
 
  “如果是他,你什么行为你知道吧?”
 
  “真要是我老舅干的就好了。去年他就死了。”
相关热词搜索:化瘀笔 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青草驴子队
评论排行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