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疑作:短篇小说《边城》全文
 
2012-04-03 09:26:00  作者:tomhsu0504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本篇文章,原刊载于〈金沙与历史〉杂志中,自去年发现后,曾引起一些讨论。
 
  然而,经笔者向林保淳教授与陈晓林社长请益后,均认为是部伪作,陈社长还直言这应该是倪匡的作品。
 
  笔者在打字过程中,也尝试著去判读这篇文章的状态,文中人物确实引用了古龙若干小说里的角色名称,连篇名的"边城"也很有古龙味,但内文里有些句子似乎不是台湾作家的写作用法,反而有港式语言的出现,譬如:
  1.在人物表中介绍野犊子,性子也"拗得系牛",台湾没这用法。
  2.常在倪匡小说中所使用的"可怖"二字,台湾应该是用"恐怖"。
 
  倒是剧情,有点像是古龙电影“独臂拳王勇战楚门九子”那种感觉,电影中,主角刘一手真的"留了一手",让人摸不清他到底有几只手,这小说的剧情虽和这部电影无关,但结尾的隐匿断臂,倒是有点类似。
 
  让各位久等了,虽无法证实是否是古龙之作,小弟还是将全文打字,各位请慢慢欣赏。

古龙《边城》
 
  编者按:
  这是篇极其出色的金沙电影故事,是名作家古龙所撰,也可以当作一个精辨的金沙短篇看,值得向读友们推荐!
 
  人物表:
  “铁胆玉龙”云中翼:铁胆侠心,江湖第一。左右手双剑合击,出手双飞,更为武林一绝。
  云大夫:久历风尘之走方郎中, 却仍不失一种儒雅俊朗之态,正乃三年前隐迹江湖的云中翼。
  “圣手鲁班”铁无双:江湖中之名匠,名医,为避祸而隐居边城荒村,不意仍遭奇祸。
  铁珊姑:铁无双之女,明朗,爽直,饶有文风。
  宋玉郎:铁珊姑之夫,胆小,怕事,但懦夫却通常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宋义:宋玉郎之父,“义记支店”的主人,神水村的联络中心!村人口中的“义老”,除了他之外,整个村子里再没有一个人够资格被称为“老”的。
  金霸天:“边城双霸”的老大,鲁莽,凶横。
  银霸天;“边城双霸”的老二,矫健,栗悍。
  “沙漠鼠”:双霸的智囊,猥琐,奸诈。
  野犊子:牛也似的小伙子,不但身体棒得像牛,性子也拗得系牛。
  马寡妇:银霸天的禁脔,村人眼中的荡妇,也许是她脸上涂着太多脂粉,所以没有人能瞧得见她的真面目。
  “血手”萧杀:“灭门”萧杀 ? 杀人如瓜!江湖中人人胆寒的煞手恶魔,云中翼和铁无双之隐居避货,大半就是为了他。
  赵大少:昔日中原第一钜富的公子,对珠宝之鉴定,独步天下。
 
边城
 
  烈日,风砂,龟裂的大地,无论是谁,若想在正午骄阳最烈时,走过这周围百里,寸草不生的黄土,都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但是……
  现在正有个人穿过这片黄土,走了过来。
  他戴看顶遮阳笠,几乎掩去了整个面目,只留下几绺已被风砂染黄了的胡子,手里提着只药箱,看来似乎是个走方郎中,经过了这一段艰难的跋涉后,他步履看来仍然显得那么轻快。
  大地静寂得令人窒息,死静中,竟突然有轻微的呻吟声传了过来 ── 一个人成“大”字形仰天被传在龟裂的黄土上,灼人的烈日下,足,和额角上,都紧縳着打湿的牛皮带,阳光一分分蒸发掉皮带里的水份,皮带一分分收缩,这份令人发狂的痛苦,是没有人能忍受的。
  这人又是被谁縳在此地的?在这从来十分平静的山村一带,是谁有如比残酷的手段?
  走方郎中挑断了这人的皮带,将这人扶了起来。他知道这人最需要的是水。但是他白己的嘴唇也都因干渴而枯裂。
  垂死的人,睁开失神的眼睛瞧着他,“你,你!”“莫要说话,到了神水村,就无妨了。”
  “神水村?神水村 …… ”垂死的人突然疯狂般抓住他的手,嘶声呼喊:“莫要去神水村,快回头,快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逃?为什么?”
  垂死的人面上一阵痉挛:“那里 …… 那里已经 …… ”他似乎有许多话要说,但身子突也一阵痉挛,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       ×       × 
 
  “神水村”本来也是一片无人的黄土,但许多年前,黄土下突然涌出了甘冽的泉水,于是人们就认为这是神迹,神迹,是不能不参拜的。
  有了参拜的人,就有了庙,也有了供应香烛食物的店家,经过了许多年的变迁,就形成一个小小的村镇。
 
×       ×       × 
 
  走方郎中带着满心惊疑,和满身饥渴走进了神水村,他首先瞧见的,就是“神井庙”,和神井庙遥遥隔街相对的,是一栋在当地最壮丽的建筑物。
  这时正有十几人俱提着水桶,站在神井庙外等待着,每个人神色显都得十分畏惧,但目中却有怒容。
  从外面瞧进去,可以瞧见院子里的一口井,正有三条佩刀的魁梧大汉,瞪着眼守在井旁,监视着取水的人,不时还大声的叱吒,责骂,一个老人的水桶倒翻了,不但挨了一脚,还得一天没有水喝。走方郎中迟疑着,终于也加入了取水的队伍。他虽然在一直留神地瞧着这些事,但饱历风霜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
 
  他像是对一切事都已麻木。
  终于轮到他取水了,三条大汉突然拦了过来,吆喝着:“你是谁?那里来的?”
  一个流浪四方的走方郎中,又能回答出什么来历,大汉们瞪着眼,一个人突然狞笑道:“你要水?好,给你! ”他提起一桶水,从走方郎中的头上淋了下去。
  野兽般的笑声中,走方郎竟还是动也没有动,却有个明艳的少妇来打不平了。
  大汉们笑着骂她是母老虎,但终于还是让那走方郎中喝了水,明艳的少妇一直在旁边仔细地打量着他,等他出了庙门,突然挨过去:“你是不是云 …… ”
  走方郎中的脸色变了,打断了她的话,迟疑着问:“你是?…… ”
  “我是珊姑,爹爹自从三年前接到云大叔托人携来的信,就知道大叔你一定会来的了。”
  原来她就是铁无双的女儿,但铁无双呢?
  铁珊姑的眼圈儿红了,“半年以前,这里来了这批强盗,过了没多久,爹爹就跌死在山沟里了,你想,这会不会是这些人把他老人家推下去的!”
  云郎中惊震,悲哀。但却算定以铁无双的机智和武功,是绝不会被人推入山沟的。
  他劝慰着,又忍不住问:“这些人真是强盗?他们为什么到这么偏僻的村子里来?”
  这些人是不是强盗?为何要到这荒村来,铁珊姑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些人为首的叫金霸天和银霸天,半年前,买了这村子里唯一大户的屋子,从此,神水村的居民生活就更悲惨了。
  “这村子里只有两口水井,现在,两口水井全都被他们霸占了,要喝水,就得受他们的气,要反抗,那只有送命?”
  云郎中皱着眉:“为什么不逃?”
  “逃?”铁珊姑紧握着拳头:“无论什么人,只要一出村子;就莫名其妙地被杀,而且用的法子,都是残酷得叫人连瞧都不敢瞧的,谁也不能证明这些人是死在谁手上,又有谁敢多说话?”
  云郎中想起方才在村外见到的事,双眉不禁皱得更紧:“这些人究竟是何心意?他们要盘占这村子,却又不许人逃走? …… 他们是怎会瞧上这荒村的?”
 
×       ×       × 
 
  野犊子终于被打伤了,他的身体虽棒,但终究比不上那些终日在刀口打滚的练家子。
  奇怪的是,这些狠角色竟未来要他的命,只不过把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但饶是这样,任何人都可以瞧出,野犊这条左腿是报废了。
  谁知竟有奇迹出现,野犊子的腿竟能保全 …… 奇迹,自然就是云郎中。
  于是村子里立刻全知道,这位新来的云大夫,不但是昔日那位铁大夫的好朋友,而且也是位神医,他看来虽然有些冷淡古怪,人倒是挺和气的。 
 
×       ×       × 
 
  黄昏时,一直在挣扎怒喊的野犊子,终于渐渐安静下来,“义记老店”里,点起了灯,宋义衔着旱烟,坐在小椅子上,等着人们到这里来诉说自己心里的悲苦与愤怒 ─ 在神水村,无论是谁,都会将心里的秘密说给宋义听的,在这里,人们交换着秘密,诉说着委曲,否则又有谁晚上能睡得着。
  一个猥琐的,留着山羊胡子的人,自“边城双霸”的城堡里溜了出来,人们正在窃窃私议,猜测他的目的,却发觉他已找着了新来的云大夫。
  他满脸带着谄媚的假笑,将云大夫拉到一旁,要云大夫到他们的“城堡”去行医。不要再管这些“该死”的人。
  但云大夫却说没有人是一该死的。
  各种条件,都被拒绝了,沙漠鼠的三角眼里,立刻冒出凶光,威吓着,咀凶着,悻悻而去,自此之后,云大夫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       ×       × 
 
  云大夫穿着大袖的长袍,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脱下这件袍子的。
  他在铁无双昔日的屋子里行医,不时有双霸手下的大汉闯进来,给他受各种屈辱,他却忍受了,但等到这些大汉受伤时,他也同样为他们医治。
  云大夫竟为这些强盗治病!
  村子里又有了流言!“云大夫那天就和沙漠鼠商定好了,现在,他已是那边的人,为了打听消息,才留在外边的 …… 那些人故意和他捣乱,也不过是在做戏。”
  这些话说得活灵活现,而且有大部份还是“义”老嘴里说出来的,又有谁能不信。于是村子里的人,见到云大夫时,不再含笑招呼,而投以冷眼,甚至还有人往地上吐痰的。
  这些,云大夫也忍受了。 
 
×       ×       × 
 
  村人的愤怒,在云大夫为马寡妇治病后,简直已达于顶点。
  大家只瞧见马寡妇扭着屁股,走进云大夫的屋子,又扭着屁股,走了出来 ─ 这婊子和云大夫在屋里做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马寡妇走了,铁珊姑却捧着皮匣子出来:“我险些忘了,这匣子,是爹爹临死前,叫我交给大叔的。”
  瞧见这匣子,云大夫的眼睛亮了亮,但思及故人,却不禁更多感慨。
  他嘴里虽始终在劝慰着珊姑,心里却也不信铁无双是真的死于意外,他要查个清楚。
 
×       ×       × 
 
  云大夫要出去逛逛,宋玉郎瞧着他走远,突然对他的妻子说!
  “别人都说他已被沙漠鼠买通,你想是不是真的?”
  “绝不会是真的!”铁珊姑断然说:“只是 …… 我真不懂他为何肯这样受气。”
  “他不受气又能怎样?”宋玉郎有些感慨。
  “他若不肯受气时,就算将这些人全都宰了,也简单得很。”铁珊姑突然压低声音:“你可知道,他就是‘铁胆玉龙’云中翼!”
  宋玉郎整个人都呆住了,似乎再也不能动。 
 
×       ×       × 
 
  云中翼并不是真的要出去“逛逛”,他要查明的事很多。
  在这段日子里,他发觉有许多陌生人进出“边城双霸”的“城堡” ─ 进去的人,大多带着些箱笼,出来时,就变成白手。
  云中翼费了三天的工夫,将“神水村”四下都勘查了一遍,他在村子东面的草丛里,找到半截旗杆 ─ 那本是悬挂两河平安镖局镖旗的旗杆。
  他又从一个喝醉了的大汉身上,发现了一锭大名府官库的官银。
  最后,他又发现银霸天和属下骑的马上,有“落日”的图记,那是落日马场的标志,而落日马场的马,是从不卖给黑道中人的!
  于是云中翼终于断定,“边城双霸”原来竟是坐地分赃的强盗 ─ 四方的绿林朋友,上线开扒后,得手的货,一时无法脱手的,就送到这里来。
  而“边城双霸”看中这神水村,也正是因为这里的荒僻,他非但不赶走村子里的人,反而强迫他们留下来,就因为他需要这些良民作掩护。
 
×       ×       × 
 
  第二天,黄昏时,几个喝醉了的醉汉,闯进来踢翻了云中翼的案桌。
  云中翼又忍住了。
  但铁珊姑却冲了出来,醉汉们瞧见她,目标就转移了,饿狗般扑上去,有的抱住了她,有的就去扯衣服。
  珊姑呼喊着,挣扎着。
  方自伤愈的野犊子,一冲进来就被打倒,珊姑的丈夫却只会在屋角里发抖。
  云中翼终于爆发了!他一出手,几条大汉就死猪般被抛了出去!
  这对村人说来实在是无比的震惊,简直就好像晴天中打下来的霹雳。
  大家也不知是惊讶,是欢喜,所有的人,却都为云中翼担心 ─ 他打伤了霸王爷的手下,那两位恶霸天还会饶了他么!
  云中翼只是微笑着。
  他打开药箱,取出个黑布的包袱,包袱里有一长一短两柄剑,这正是他名震天下的“出手双飞!子母鸳鸯剑”!
  但现在,他却只拿出其中一柄。
  他仍穿着那件大袖宽袍,当门而坐,瘦长的手掌,不住轻抚着那柄放在膝头上的长剑,人会走,剑,却是永远不走的! 
 
×       ×       × 
 
  银载天终於呼啸着来了。夜已深,四面的火把,火光闪耀着,将银霸天的脸,照得更狰狞可怖。
  但他的武功并不可怖,云中翼又伤了他!
  二十余条大汉,被云中翼的一柄剑,打得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云中翼等着金霸天亲自出马了!
  但金霸天竟没有来,沙漠鼠却来了,他是代表金霸天来谈条件的。
  但无论多优厚的条件,又都被拒绝了。
  云中翼的条件只有一个!“你们走!让这里的村民安静地生活。”
  沙漠鼠又怔住了,但却不拒绝,只是狡猾地说:“小人回去禀报,大爷和二爷一定会考虑的,但咱们人多马多,就是要走,也没这么快,想至少也得给咱们一两个月的限期。”
  限期是四十天。
  四十天,已可以发生许多事了。
 
×       ×       × 
 
  “神水村”,又复活了,恶汉们躲在“城堡”里,不敢出头,村人取水也不再被监视。
  现在,云中翼自然已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就连“义老”都勇敢地坦白承认自己以前听信了谣言,犯了错误。
  狂欢的村人,要报复,第一个对象就是向敌人献媚的马寡妇。
  但云中翼却出来阻止了 ─ 原来马寡妇那天去找他,是为了送人参给野犊子,人参,自然是从银霸天那里偷来的,没有马寡妇,非但野犊子早已死了,死的人只怕还不只野犊子一个。 
 
×       ×       × 
 
  “城堡 ” 里 ? 杀气沉沉。
  金、银霸天,正在密室中和沙漠鼠商议。该如何对付那“武功高强,来历不明”的野郎中。
  金霸天的意见是:拚命!
  银霸天却不禁要摇头,他已领教过那野郎中的武功,他知道若想拚命,还得另找他人。
  沙漠鼠突然神秘地笑了,一字字道:“你们可知道这野郎中究竟是谁么?”
  当他说出“铁胆玉龙”这名字时,金、银霸天就好像被人砍了一刀,面上立刻全无一丝血色 ─ 若是铁胆玉龙,他们所能找得到的人,在“铁胆玉龙”面前,只怕连屁都放不出。
  沙漠鼠又笑了:“咱们何必自己找人,只要将这消息放出去,还怕他的仇人不找来么,咱们坐山观虎斗,岂非人生一乐。”
 
×       ×       × 
 
  双方僵待着,神水村表面看来很平静;甚至从未有如此平静过。
  仍不时有陌生人出入“城堡”,其中有个年纪轻轻,派头甚大的,来到时竟引起这“城堡”里一阵骚动,大家本以为这人是“双霸”请来对付云中翼的,后来才知道自己猜错了。
  这人是赵大少,鉴定珠宝的权威 ─ “双霸”最近,显然是得了一批很值钱的珠宝,否则又怎会将这出名骄傲的大少爷请来。
 
×       ×       × 
 
  云中翼对这些事只不过在一旁注意着,四十天限期未到之前,他不准备有什么举动。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枝“箭”,穿破低窗,“夺”的钉在墙上 ─ 等到云中翼一掠出窗时,窗外风吹野草,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钉在墙上的,也不是箭,却是只竹签!
  “这人能将竹签钉入墙里,又能来去无踪!是什么人有此惊人的武功!”
  珊姑不禁骇然,再瞧云中翼,面上竟已变了颜色,信上写的竟是:
  “七月十五,必来取君头上头颅,盼君勿却是幸。”
  这简短,恐怖,自大得简直像是讥讽的短笺,是系在竹签上的,下面没有署名,只画着只血手!
 
×       ×       × 
 
  铁珊姑自然知道“血手”萧杀是当今武林中最可怕的人物,也是云中翼最可怕的仇人。
  但萧杀又怎会知道云中翼在这里的呢?
  第二天,又有根竹签飞来,竹签上缚着的布里写着!
  “还有十九天了!”
  铁珊姑突然发现,这竹签竟是他家翁宋义店里用来量米的,“血手”萧杀用的祗是“义记老店”的米签,他的人必定也已来了!
  她忍不住问:“他既已来了,为何还不出手,还要等到七月十五?”
  云中翼苦笑:“他要让我等,要我在这等待中崩溃,等到七月十五时,只怕我已无力和他动手了!”
 
×       ×       × 
 
  每天都有竹签送来,就连铁珊姑都几乎真的要紧张得崩溃了!
  她晚上睡不着,突然听得外面远远有惨呼,接着,又听得门口“砰、砰”两声,像是有人敲门。
  她赶出去,开了门,只见两个人直倒下来, ─ 苍白的脸,扭曲的脸,咽喉上一个血洞!
  这竟是两个死人!也不知被谁杀死了,又不知被谁送给这里来!
  云中翼瞧见这两人的死尸时,脸色比珊姑还要难看。
  他是认得这两人的!这两人一个是“五虎断门刀”的名家,一个是“八卦掌”的高手,正全都是他的仇人!
  这两人的武功,在武林中都可算得上是一流高手,现在却被人一剑贯穿了咽喉!
  杀死他们的人,武功岂非不可思议!
 
×       ×       × 
 
  第二天早上,还未黎明,神井庙那边,又传来了几声惨呼!
  这一次云中翼一闻呼声,立刻就赶了过去,只见三条锦衣大汉,被活生生地钉在树上,全身没别的伤痕,只有咽喉上一个血洞!
  这三条大汉,也是武林高手,也是云中翼的仇家!
  他们此来,想必是找云中翼报仇的,但还未见到云中翼,就已被人杀了,是谁杀了他们的? 
 
×       ×       × 
 
  此后这几天里,那催魂的竹签,仍不断送来!深夜,清晨,黄昏 …… 随时随地,也仍不断有人被莫名其妙地杀死!
  被杀死的人,身上却没有别的伤痕,只有咽喉上的血洞!
  他们本都是威镇一方的武林高手,但此番却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一着便被人贯穿咽喉!
  最奇怪的是,被杀死的人!赫然竟全都是云中翼的仇人! 
 
×       ×       × 
 
  铁珊姑现在才知道,云中翼的仇人,现在全都知道云中翼在这里了!
  她找了个机会,问云中翼“大叔你想,这些人是被谁杀死的!”
  “这自然可能是我的朋友,在暗中称我的忙。”云中翼的脸色很沉重!“但这也可能是萧杀下的手!”
  “萧杀?”珊姑很惊讶:“他不是您的仇人么,为何还要帮您的忙。”
  “他不是蒂我的忙。”云中翼长叹道:“只不过‘血手’萧杀要杀的人,是从来不许别人抢他生意的。”
  珊姑倒抽了口凉气,默然许久,终于试探着道:“大叔,我瞧您 …… 您还是暂时避一避吧。”
  “我既然已出手管了这里的事,就要管到底!何况,一个人也不能永远逃避,逃避一辈子!”
  珊姑不再说话,她知道再说也没用了。
  到晚上,她将丈夫拉到无人的神井庙,无星无月,荒凉的神殿,阴森得令人栗悚。
  “现在,云大叔的仇人全都赶来了!你想,他们是怎会知道云大叔在这里的!”
  珊姑眼睛瞪着宋玉郎。“我 …… 我怎么知道?”
  “若只有一两个人知道云大叔在这里,那还不奇怪,奇怪的是,有这么多人知道了,这消息显然是有人故意散布出去的,否则绝不会有这么多人知道。”
  “…………………… ”
  “但这里的人,知道云大叔底细的人,只有你和我,我既没有将这消息透露出去,只剩下你了!”珊姑的眼睛,亮得像刀 …… 
  “我也没有,我 …… 我 …… 我只对 …… ”
  “你对谁说话!”
  宋玉郎却垂下头,不说话了。
  珊姑厉声道:“云大叔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绝不能对不起他,该怎么办,你自己想想吧!”
  她将宋玉郎一个人,留在那阴森森的神殿里,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晚上,她啼哭了一夜。
 
×       ×       × 
 
  第二天清早,别人在神井庙里,发现宋玉郎的尸身,他是自杀死的!
  珊姑伏地痛哭,剪下了自己的头发,发誓永不再嫁。
  对这件事,云中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瞧着珊姑不住叹息。
 
×       ×       × 
 
  云中翼的仇家虽如“双霸”之愿,一个个来了,但又一个个被杀:莫说“双霸”,就连一向城府深沉的“沙漠鼠”都沉不住气了。
  他们算来算去,只有先下手为强,孤注一掷。
  深夜,将近黎明的时分,“双霸”动员了所有力量,将云中翼的住处包围了!
  金霸天居然要找云中翼决斗!
  云中翼对这不知深浅的匪首,例也不敢轻视,抽出了剑,全神贯注,诚心正意。
  金霸天掌中一柄“金背砍山刀”,看来竟似有百多斤重,这时一刀砍来,云中翼竟不敢硬接!
  两人交手一招,云中翼忽然发觉金霸天脚下虚浮无力,心念闪动,反手一剑撩去,竟将那“金背砍山刀”一剑削断!
  刀,原来竟是木头包铁皮的。
  云中翼又好气,又好笑,正在这时,突然有十几点寒星射来,射出的方向,竟是他最想不到的方向 ─ 竟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沙漠鼠”射出来的!
  原来他们故意以“金霸天”吸引住云中翼的注意,其实“沙漠鼠”才是攻击的主力!
  云中翼用尽身法,才避开这暗器,大喝着飞扑过去,谁知“沙漠鼠”身法竟滑溜无比,一闪一扭,竟然抓住了躲在暗中偷看的珊姑,狞笑道:“姓云的,你再不住手,我就先宰了她!”
  云中翼只有住手,怒道:“原来你才是这些人的老大!却教金霸天来个幌子!我本在奇怪,以铁无双那样的人,又怎会受人暗算,如今才知道,那只是因为你装得太像了,他再也没有提防于你!”
  沙漠鼠狂笑:“姓云的,你真聪明,但现在 …… ”
  话犹未了,突然惨呼着倒地!
  只见剑光闪动,他身旁也有几个人惨呼倒地 ─ 俱是被一剑贯穿咽喉而死!
  初升的晨雾中,深深现出了一条白衣人影,竟是那被“双霸”请来鉴定珠宝的赵大少。
  银霸天大骇,“赵大少,你为何帮起别人来了?”
  “赵大少”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诡笑!“赵大少早已死了!…… 我杀了他,再冒充他来到这里!”
  银霸天满面流汗,“你 …… 你究竟是谁?”
  他这句话永远也得不到答覆。
  他也被一剑贯穿咽喉,死了!
  晨雾渐浓,村子里的人大多全赶来瞧热闹,但这时却已像是没什么热闹好瞧了,“双霸”的属下,纵然未被杀光,也跑光了!
  白衣人瞧着方从地上爬起的珊姑,突又神秘地一笑!“你冤狂了你的丈夫了!”
  珊姑愕然!
  白衣人道:“泄露秘密的,并不是宋玉郎,而是宋义!他早就被‘双霸’买通了,宋玉郎也不知道,但后来他却想起,他只将这消息告诉过他的爹爹,他若没有说,自然是他爹爹说的了,他为了保护他爹爹,所以不惜自杀而死!”
  他话未说完,珊姑已哭晕在地,宋义已被人打倒!
  云中翼抱拳道:“在下与兄台素昧平生,承蒙兄台如此相助,真不知如何感激,如何报答。”
  “那容易的很。”白衣人笑道:“你只要将脑袋送给我,就算报答我了。”
  云中翼大骇:“你究竟是谁?”白衣人狂笑不笑,却自衣袖中,伸出了一只血红的左手!
  朝霞红如火,照着这只血手,比火还红。 
 
×       ×       × 
 
  这只手上,戴着只毒血粹练成的金丝手套,手套上还带着芒刺,只要被这只手沾到一点,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立刻无救而死!
  云中翼动容道:“但你 …… 你并不是‘血手’萧杀!”
  白衣人狂笑:“我爹爹是‘血手’萧杀!我也是‘血手’萧杀!我家世世代代,都叫做‘血手’萧杀,‘血手’萧杀永远不死!”
  云中翼默然。
  萧杀又道:“现在,我已替你了却所有的心愿,你还不愿死么?”
 
×       ×       × 
 
  朝霸躯散了云雾。
  两人在火一般的朝雾下,展开了生死次斗!
  两柄剑却快如旋风,但云中翼竟仍未使出他“出手双飞”的绝技。
  他用的仍是柄单剑!
  萧杀不但右手的剑厉害,左手更厉害。
  突然,他的“血手”抓住了云中翼的左臂!
  大家都不禁失声惊呼!
  就在这时,只见一股鲜血自‘血手’萧杀胸中标出!
  他跄跄后退,手里仍抓住云中翼左臂,满面俱是惊骇不信的表情 ─ 云中翼的左臂,原来是只假手!
  他故意卖个破绽,让萧杀抓住他左臂,他的剑部自左胁下穿出,刺入萧杀的胸膛, ─ 萧杀一着得手,狂喜之下,便中计了!
  决斗,本不单只斗力,还要斗智的! 
 
×       ×       × 
 
  最后,云中翼告诉珊姑,“我三年前便已断臂,我已写信告诉你爹爹,‘圣手鲁班’这名字得来的原因,就因为他平生最喜为人造义肢,我将伤势详细告诉了他,他便开始为我做了,他人虽已死,但却已将我的义肢做好,他留给我的那匣子,里面装的就是了!”
  “我因为仇家太多,所以一直不敢将断臂的消息泄露,没有装上这义肢之前,左袖里也衬着东西的,以防万一被人认出!”
  “你爹爹本就是为逃避萧杀才避居此地的,现在他虽然死了,但他却用自己造出来的手,为我报了仇,也为他自己报了仇!”
  (终)
 
  编后话:
  “虎穴龙宫”大结局本期全部刊毕,一代枭雄的“天皇谷主”难免众叛亲离自食恶果,死在几大高手的合击之下。
  “边城”是古龙写的一个电影故事,因为是“电影故事”所以描写方式与普通短篇小说不同;有许多细腻的情节与动作,必须待拍片时以行动表达。哪要看导演者如何处理,剧本故事中不必多予描写,这是“电影剧本”与小说形式上必然的差异!
  “江湖侠隐录”本期的情节,已是高潮中的高潮,紧张!刺激,惊险。彻底粉碎了雍正皇帝的枭雄阴谋,可说是大快人心之壮举。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 短篇小说 全文 上一篇:人的睡穴在哪里?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澳门金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